菲律宾之旅 Travel Around the Philippines

行程路线 Route

照片 Photo Gallery

 

游记 Travel Notes

行前

之所以定这个行程,是因为正好看到蚂蜂窝有便宜机票,吉祥航空,上海宿务往返,7日(去除首尾,实际5日),才799元。另一方面,菲律宾对持有效美签的游客免签。于是果断订下行程。

Day0: 2017/11/18,起程

人生头一回体验了从龙阳路到浦东机场的磁悬浮,在里面其实没太大感觉,确实高大上。坐了之后才了解每天只有两个时段会开到430km/h的速度,下次再坐时要挑好时间。通关很顺利,没有菲律宾签证、但有美国十年签证可以顺利出关。登机后一个坑爹小插曲:某乘客的笔记本找不到,折腾了很久,最后决定下机不去了,搞得我们差点得新安检——怕他在机上留了个爆弹然后自己下去。因为这一耽搁,比预定到达时间晚了两个多小时,占用了大量睡眠时间。

Day1: 2017/11/19,宿务

我是不愿意把宝贵的时间用在补觉的,上午10:00就起了。旅店老板娘好心给我手画了一张宿务旅游POI。路边简单地吃过brunch11:00),直奔麦哲伦十字架(11:30),里面有几个神婆在给游客念咒,一种奇怪的仪式,相信不是源自基督教,而是与当地传统宗教的结合。十字架本身的历史象征意义大于游玩价值。旁边不远便是圣婴教堂(12:00),里面供奉着圣物——圣婴。据说当地曾因战争而全毁,只有一个圣婴像留存下来,于是被顶礼膜拜。在教堂里排了很久的队才一睹此圣物(12:40),其实很小,而且竟允许拍照。从教堂出来在附近逛一圈,看了会室外正在举行的宗教仪式,以及不远的宿务教堂,感觉信基督的菲律宾在周围一堆信佛教或伊斯兰教的东南亚国家中像一个清流。宿务这座城与麦哲伦关系莫大,葡萄牙人在此传教,树立了菲律宾的基督教传统,但最后也因为强行传教,被宿务旁边马克坦岛上的酋长拉普拉普(Lapu-lapu)所杀,现在这位酋长的名字已成为一座小城的名字,而马克坦岛成了宿务国际机场的所在地。下一站是不远的圣佩德罗城堡(14:00),一听名字就是西班牙系的,是菲律宾最早的殖民军事城堡,呈三角形,后来在西、美、日等国之间见经易手。从介绍文字来看,明显看得到同属宗主国,菲律宾对美西的态度好于日本。从这里出来是15:00,一时不知要去哪。老板娘还推荐了两个地方:一个是某位大神为心爱的女人建的神庙,虽然听起来浪漫,但毕竟是现代产物;另一个是中国道观,可我到这里不是来找祖国的存在感的,而且这两地都离得较远,时间比较尴尬,于是决定直接去街头巷尾体现市井生活。沿着Colon路逛 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宿务遗产纪念碑(16:30),它把宿务的一些历史文化雕刻在一起,能看到土著、传教、殖民、二战等,虽是现代作品,但我还挺欣赏的。纪念碑旁便是叶氏祖屋(16:50),由中国移民建于17世纪晚期,作为民居真是历史悠久。可能是傍晚的原因,屋内灯光昏暗,气氛有点诡异,一楼的地面都是石子铺地,很多家具餐具不错,我比较喜欢的二楼的几个大横窗和窗前座椅的摆设,想来在窗边一边读书一边吹风一边观望楼下的风景,感觉应该很棒。从祖屋里出来(17:10)开始往回赶,先是去SM Mall里换了钱,这个Mall非常现代,当时在广场上有一群人在台上带着大家跳韩舞(19:10),比国内的广场舞有活力多了,充满了青春气息。换完钱马上往汽车站赶,由于当时还不太熟悉菲国的公交系统,就打了个摩的到达。在车站里吃了晚饭,都是很Local的食物。终于,坐上末班车前往奥斯洛布(约20:10,需再确认),车程两个多小时。之前已经跟宿务的旅店老板娘说好寄存主要行李(国内带来的厚衣服),并订好了奥斯洛布的住处——位于去接近奥斯洛布的途中,老板有摩托可以提供小交通。下车时已近23:00,这个小旅馆是我住过的离海最近的住处,晚上涨潮时感觉简直是睡在防波堤上,真个是枕海而居,听涛而眠。

Day2: 2017/11/20,奥斯洛布

事后看来,Oslob的一日紧凑而充满惊喜,非常推荐一日游。Oslob最大的名片是鲸鲨游(whale shark watching),这个只有在早上进行,因此务必要在头天晚上赶到。早上5:40醒来,潮已退去,在海边看了日出。老板骑摩托把我送到集结点(6:40),我特别要求加一些钱,给自己提供带近视度数的浮潜镜,这个很关键。然后我们坐船来到近海,导游用食物诱惑鲸鲨过来,我们就下海观看。鲸鲨挺多,个头极大,很难想像为啥这样的庞然大物对人类这么温顺,毕竟是鲨鱼。虽然上头规定严禁触碰鲸鲨,但事实上很难不被它们的大块头碰到,毕竟是世界上最大的鱼类。不过,看鲸鲨对我来说略辛苦,因为我还没有适应浮潜,经常喝到作呕的海水。上岸以后跟老板拷了水下相机拍的照片,前往下一个地点——Aguinid瀑布(8:05)。本来想着一个小瀑布有啥了不起,没想到是可以进入、下水的瀑布,而且是淡水,不仅可看,而且可玩,这就非常惊喜。只可惜根据与老板约定的时间,8:40就回去了,前往苏米龙岛的渡船码头。到了之后(9:00)发现船还没来,等了快半个小时,很后悔没有在瀑布多玩一会,不过没办法,这个船也是有班次的。苏米岛是Oslob东南的一个很小的岛,一岛一酒店。要在这里过夜费用不菲,不过白天有一日游的活动,不占用房间,设施随便用,于是就来体验了。最赞的是酒店的无边游池,在里面游了很久,感受着贫穷是如何限制我的想像力的。吃过自助餐后不久,天气转阴,海不再蔚蓝,于是选择了较早一班回去的船点(14:30),在奥斯洛布镇上闲逛。这里有一处西班牙遗址,不同于宿务的精心保存,此处有些荒凉,其中一处失去屋顶的宫殿宛如一个露天迷宫,别具特色。在奥斯洛布邮局(15:20)寄了明信片后,坐大巴返回宿务,一路欣赏菲律宾乡村风光。下车时已天黑,又来到Colon路附近,夜晚的街道非常热闹,人们都在街上闲逛。在菲国最大的快餐连锁Jollibee吃了晚饭(19:40),然后体验了菲律宾公交——五颜六色、画着涂鸦、时而闪着灯光的双条车。在车上结识了一位叫Jefferson的当地小伙,聊得挺开心,互留了邮箱。然后乘MyBus(一种高级公交)前往宿务机场,乘坐小黄机(宿务航空)前往长滩岛。实际降落在卡利波机场,还需要再转乘大巴和螃蟹船(菲国特色船只,长得像螃蟹)才能上岛,好在都有一条龙服务。在长滩的民宿住下已是凌晨2:30了。

Day3: 2017/11/21,长滩

早上7:20出门,穿过几个小路后视野突然开阔,一片超赞的白沙滩映入眼帘!我之前去过的海滩中,以泰国斯米兰的沙质最棒。长滩的白沙滩和斯米兰一样细腻漂亮,但是体量上可大太多了,非常大气,从北到南长达好几公里,而且相当宽阔。海的颜色也很漂亮,白沙和果冻海在一起,我需要一个好的广角镜头。早饭随便挑了一家海滩边的餐厅(8:15),感觉非常的博卡拉。长滩的生活就是休闲的博卡拉模式。整个上午就是在海里游,在沙子上走。中午去smoke餐厅吃了有名的Bulalo,即牛骨汤(12:40),不功不过。下午回到沙滩,租了个躺椅晒太阳(14:30,晒一会再去白沙滩上走,去海里游,这一日过得非常休闲。白沙滩从北到南分为S1S2S3三段,我几乎走完了全程,北边的沙质最好。晚上来到“打你爸爸”(D’talipapa)海鲜市场,但不会砍价怕被宰,怂怂地来到市场对面的“福建人在长滩”(19:00),这家可以包工包料,点了一蟹一虾,中国口味虽然对口,但缺少新奇感,而且依然有被宰的感觉,于是下定决心第二天一定要买生海鲜,找当地人做。吃完后甚至觉得没吃饱,就在tripadvisor上找了一家评分挺高的餐厅(20:00),结果大失所望。原来外国人的评份体系中,环境、服务、甚至素食的权重这么高,而口味本身的权重这么低。吃完后一路逛回住处,沿街各种Bar一如既往的热闹。快到住处时看到一家昏暗的当地小店,叫Go To Pares22:30)。Pares也是一种菲律宾传统食物,以牛汤为主,有多种形态。这家店卖的Pares是汤面,又便宜又好吃,今日最佳一餐,吃了两碗回家休息。菲律宾的太阳极其毒辣,洗澡时感觉已被晒伤。

Day4: 2017/11/22,长滩

今日的主行程是在蚂蜂窝上订的跳岛游。一大早起来,去更北边的丁依威海滩(7:20)闲逛,然后来到懒猫旅行的办公室,一大波中国人在等着。9:00左右出海,先来到某处浮潜。经过昨天在近海的游泳,适应了很多,但是这里不像Oslob提供近视浮潜镜,所以小鱼啊珊瑚啊之类虽然能看到,但看不清。11:20左右登陆魔术岛,在这里玩悬崖跳海,有3m5m7m10m的台子可选。犹豫很久之后, 怂怂地选了3m,跳下去时还好,但也不想尝试更高的台子了。然后换了个岛吃午餐(12:20),每人有一只螃蟹,味道不错。之后来到了北端的普卡海滩(14:00),据说这里以前有很多贝壳,现在已不剩什么。这里的质量也还行,但跟西边的白沙滩不能比。离开普卡海滩后,又浮潜了一次,然后返回,正好接上日落风帆(17:00)。这应该是长滩的必玩项目,帆船驶向夕阳,确实很美。晚上又一次来到打你爸爸市场(18:40),买了活的一蟹数虾,还有一堆贝壳,然后找了一家人挺多的当地人开的加工店(19:30),跟昨晚中式做法的很不一样,但口味一点不输,而且价格也更便宜,吃得很满足。吃完逛街时出了个小插曲:一位中国老太太迷路了,身上又没有任何子女信息,只记得女儿的国内电话,可这是在菲律宾啊!我想到可能能通过电话找到微信,试了下果然成功,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帮她们母女团聚,然后谢绝了报酬,深藏功与名。晚上特地换了个靠东岸的旅馆,回来时已近11:00。在旅馆买了碗Bulalo碗面,也算是吃了菲律宾的泡面。

Day5: 2017/11/23,长滩,宿务

一大早来到东边的布拉波海滩(6:30)。与西边的白沙滩截然不同,这里沙质粗糙,遍地蓝藻,没什么好看的。不过风浪很大,适合极限,一大早就有人在冲浪。回到旅馆吃了早饭,再一次回到西岸的白沙滩,在这里度过了最后一个上午。午饭吃了菲律宾传统的Sisig11:45),一种猪肉炒饭,然后回旅馆等车接着回卡利波机场。回程的亚航飞机晚点近2个小时,18:30才登机飞回宿务。回上海的飞机要到凌晨,下机后立马坐车进城,享受菲律宾的最后一晚。先去了购物中心买了些伴手礼(20:30),然后坐双条车巴士夜探卡尔邦市场(22:45)——当地有名的菜市场,已经没什么人了,有点担心安全。回机场前,又找了家路边的快餐店(23:30),不过不是Jollibee那种高大上的,而是更接地气的小店。点了份Tapsilog,一种“鸡蛋+腌牛肉+蒜香米饭”的早餐组合,却被我吃成了夜宵。又点了份面条,及Casava蛋糕。这个蛋糕简直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蛋糕之一,手机一查才知道叫木薯蛋糕。此时已经很难通过公交回机场了,于是通过当地的滴滴——Grab叫了车(24:00),顺利到达机场。有一点比较坑,出境时要交一笔手陆费,由于之前买礼品时已花掉大部分钱,这里东拼西凑才凑够,顺利登机回国,结束菲律宾之行。

发表评论

Close Menu